欢迎访问:色久久久综合88一本道-人妻欧美偷拍亚洲国产-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绑肉票

绑肉票

这群山贼住的地方说是山寨,也只不过是聚集比较密集的一些茅草屋。

就连他们关押李芳一行人都是把猪圈清出来再派人看守的。

「哎,这些山贼也是苦命人啊。

」领队的老头看到山贼也活的如此落魄不禁感慨「现在这个世道,做什么都不好活。

」不远处山贼正聚在一起庆祝自己的大获全胜,拉车的牛也被他们宰了一头,炖了一大锅肉来解馋。

看到他们一个一个饿死鬼托生的样子,估计也有段时日没吃肉了。

每个人的碗里都是满满一碗的清水似的肉汤上飘着不知道什么野菜的茎叶,碗底沉着寥寥几块牛肉。

就这样他们也已经觉得很幸福了。

山贼一起聚餐的香味顺着山风飘到了猪圈里。

这些人质中大多都是青壮男人,正是饭量最大的年纪,中午为了赶路没好好吃什么,下午打了一架就被关在了这里,此刻腹内空空,不耐烦地叫嚷着要吃饭。

「吵什么吵!等老子们吃好了,再来管你们这些饿死鬼。

」看门的小山贼那刀吓唬吓唬那帮叫嚷的人,他被安排在这里看守人质也没吃到牛肉,正一肚子火。

「小顺子,过来。

」山大王听到了这边有异动,把看守的小子唤了过去,让他给那些商队的人也拿些吃的过去。

那个叫小顺子的年轻人端着两盆食物一脸不耐烦地走回来,把一盆杂面饼扔到给了他们。

自己则直接下手把那盆炖肉里面的牛肉捞了出来囫囵的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臭小子!你他妈把肉都吃了让我们干啃饼啊。

」黑铁壮汉啃了一口难以下咽的干饼,闻到了肉香味,向看守抗议了起来。

「嚷嚷个屁啊,有你吃的就不错了,你知道老子们在山上饿了多久么。

」十之八九的牛肉被小子捞走,他才把那盆肉汤给了他们。

壮汉看了看盆里还没人数多的牛肉,一把把汤盆砸在碎在地上,骂骂咧咧的隔着栅栏就想去抓那小子。

小顺子被那壮汉吓的向后缩去,面色一红,狐假虎威的拿着刀对那壮汉道:「老子不怕你,你他娘的老实点。

」「怎么了,怎么了。

」山大王看到这边的动静越来越大,干脆亲自过来看看,看了看小顺子嘴上的油光,就知道这小子偷吃东西了。

那小子看到山大王过来,也来到他身边向他说了这黑铁壮汉的行径。

谁料那山大王直接给了小顺子一巴掌「老子没让你吃饱饭啊,饿死鬼托生的。

」「村长,你怎么帮着这些外人说话啊!」小顺子也很不服气,把刀甩在地上,气冲冲的走开了。

「让你们见笑了,过会我让人再给你们送些吃食来。

」那山大王也没了凶狠的模样「世道不好我们村只能靠抢劫路人过日子了。

只要赎金到了,我肯定让你们安然回家。

」「什么玩意啊,当了山贼就是山贼了,现在给我们装可怜有什么用」旁边有年轻人看别人态度好了就开始叫嚣起来。

领队的站了起来示意手下人不要再说了,说了几句客套话送走了那山贼头子,才讲到:「别人给你个好脸色你就蹬鼻子上脸,咱们的命还在他们手里,你要是把他弄翻脸了,咱们十几口子就交代在这里了。

」刚才还很嚣张的小伙子这下也不说话了,低头不言不语,也不知是听没听进去。

没多久满满一盆牛肉炖菜端了过来,众人大多是第一次吃牛肉,没想到是在贼窝里。

那一直不安分的黑铁大汉一连吃了七张大饼才满意的拍拍肚子坐到了李芳旁边。

看他手里的饼一口没动,也没来要块牛肉吃,不禁起了好奇心。

又想到他那非凡的身手,就想知道他从哪里学的这么好的武功。

他这人五大三粗的,心里对他也是喜欢,就有了结交的意思:「洒家李二狗,兄弟怎么称呼。

」李芳想了想,还是不要暴露自己的真名吧。

「在下赵铁柱。

」二狗听了皱了皱眉,道:「兄弟长得又俊,武功也好,怎么名字反倒跟我这个村夫一个样,不如找掌柜的起个好点的名字啊,掌柜可是读书人呢。

」「有机会一定、一定。

」李芳心里腹诽,这壮汉真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还缠人,没话都能给你找出几句话来,自己给他敷衍过去,他就大大咧咧的把掌柜请了过来。

「少侠不嫌弃老朽才疏学浅,肯来请教老朽,那我就要帮少侠起个好名字。

」掌柜的听到这个差事也是挺高兴,当初他就觉得李芳小小年纪武艺高强,只觉得他是那家的公子出来寻乐子的。

现在听二狗说他赵铁柱这个名字就觉得这是可以让他留下帮自己打工的机会。

「看少侠面如冠玉,气宇轩昂,不如就叫李雪琼,如何?」「掌柜的,我说你是不是被下傻了啊,赵兄弟姓赵啊。

」二狗这么傻的人都觉得这名有问题更何况别人呢。

掌柜的面色大窘,李雪琼这个名字他也是偶然间听到的人名,这一会搜肠刮肚才把他想起来。

却是忘了改掉姓氏。

「李雪琼挺好,就这个吧。

」李芳倒是觉得无所谓,总不想掌柜太丢脸。

「我娘家就姓李。

」「看了吧,老朽不光饱读诗书,还能未卜先知到李少侠娘亲的姓氏。

」「厉害厉害,俺李二狗服了。

」回头他又拍了一巴掌李芳「李兄弟,这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就叫你小弟了。

诶......怎么今天的地面会转啊。

」跟一座山一样的二狗脚下一软,躺倒在了地上。

随后掌柜还有商队的其他人一个接一个的歪倒过去。

李芳一看这个架势就知道那群贼人在饭里放了药,这二狗人高马大吃得多,这回已经睡得跟死猪一样了。

李芳看在场的没有一个醒着的人,自己干脆也将计就计,寻找时机。

「老大果然厉害,这就把他们都放倒了。

省了弟兄们的一番辛苦。

」是小顺子的声音。

「别废话,抓紧挑一挑能卖钱的卖钱,差一些的就留着炖肉,那个用剑的小子留给我,让我爽一爽。

」「老大就是厉害,连细皮嫩肉的男人都不放过。

」捆门的麻绳被人用刀噼开,几人鱼贯而入,对这些囚犯们进行挑选。

那个叫小顺子的人显然是头子比较喜欢的人,看到了角落里的李芳,直奔而来。

要把他献给自己的老大。

李芳闭着眼睛,感觉到顺子的脚步越来越近,冰冷的刀身帖在自己脸上抬了起来。

「真是可怜了这张脸蛋了,要是卖给城里的富婆那能赚多少钱啊。

」说完便过来要抬李芳。

出其不备下李芳暴起夺过了那人的刀,刀光闪过一颗人头就滚落在了地上。

看到其余的山贼还没有反应过来,率先发难把他们杀了个干干净净。

战斗结束的很快,以至于还在广场狂欢的人群没有察觉到这边的异样。

试了几次李芳都没有把那些中毒的人唤醒,干脆想了个损招,脱下裤子一泡尿浇在了二狗的脸上。

「不喝了,老子要撑死了。

」一泡童子尿下去,二狗马上醒了过来。

「他娘的,头怎么这么难受,那群孙子给老子下药了?」「你在这里把他们叫醒,我去杀人。

」李芳说完丢下手中已经卷了刃的刀,走出门去把栅栏门关上了。

聚会之上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如果不知道的话,还以为这是一处桃花源一样的村庄。

实则这里是吃人不眨眼的恶魔们的邪恶仪式。

循着自己在玉儿送的那把剑上的灵气波动,李芳潜入了山贼们的仓库。

这里堆满了各种货箱还有缴获来的或者自制的兵器。

当然这里面没有一个东西的价值超过那把剑。

在把一箱金元宝藏进了张瑛身上搜来的储物袋中。

手里有了趁手的家伙,李芳向宴会杀去。

猝不及防下好几人被李芳刺穿在地不知死活,喷涌而出的鲜血染污了他俊俏的面庞。

人群惊慌的四散逃去,李芳凭借自己的印象在人群之中找出了那天参与打劫的人,一一将他们放倒。

这种如虎入羊群的杀戮快感让李芳渐渐地开始连那些老幼病残也不放过。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广场上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地上那些已经死掉或苟延残喘的人,血流成河。

「哈哈,李兄弟,你猜猜老子撞上谁了。

」二狗像提着一只小鸡一样把那个山大王捏在手里。

「这小老头一通乱窜,自投罗网了。

」「大爷们,放了小的吧,要是让官府的把我抓走了,那可要被凌迟处死的。

」见到大势已去的山贼头子开始求爷爷告奶奶了,不过装可怜这种事不会再骗得他们了。

「哼,要不是老子的小兄弟,老子就死在你这龟孙儿手里了。

」二狗生气的一把把他丢了出去,摔得他一个狗啃泥,也趴在地上不肯动弹了。

掌柜的吩咐了自己的手下快马到城里报桉,剩下的人收拾好了自己的货物各自找了房子休息去了,这里原本的住民早就不知道逃到哪里了。

李芳不想再被那群劫后余生兴奋过度的人骚扰,径自找了一间偏远的屋子住下。

推开吱吱呀呀的木门,屋里面一片漆黑,过了一会看到房间里面的角落里似乎有东西瑟瑟发抖。

李芳以为还有敌人埋伏在那,轻声轻脚的摸了过去拔剑横在了他的面前:「出来。

」「啊~~不要杀我,不要,不要。

」稚嫩的女声在黑暗中传来,一个女孩衣衫褴褛的走到了窗口的月光下,青涩的面孔哭的梨花带雨,圣洁的月光打在她如凝脂的皮肤上让那些青紫的淤痕和伤疤触目惊心。

少女弱不禁风的样子让刘芳动了恻隐之心,把剑收回:「你是什么人。

」「我...我...哇......」少女本来已经平稳下来的情绪,突然又暴发了,让刘芳安慰了许久才好。

不过好在也大概把少女的身世弄清楚了。

少女叫江晓茹,是这江家村的人,本来在这里安居乐业,突然来了一批流民把村子里的男人都杀了个干净,然后霸占了这个村子。

对于村子里的居民,自己就好像变成了任人宰割的牲畜一样,不光要满足他们的任何要求,在粮食短缺的时候还会被当成食物杀掉被流民分食。

晓茹则被一个流民单独囚禁在屋里,每天受到他的侵犯和虐待。

「明天官兵就来了,到时候你把你的事情告诉他们,官府会给你伸冤的。

」李芳把她赶了出去关上了门,自己躺到床上睡觉去了。

一夜无梦,李芳睡得舒服,早上起来打开门,一个瘦小的身影就仰倒在自己眼前,正是江晓茹靠着门口睡了一夜。

摔倒在地上她也醒了过来,看清了李芳的模样。

小脸一下就红了。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官兵来了没」李芳在前面走,晓茹在后面低头一路小跑的跟着。

「小弟,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小姑娘,艳福不浅啊。

」二狗早就东张西望的找自己新认的小弟了,看到李芳来了,赶忙迎上去。

「官府的人来了么?」李芳看了看这里还是只有商队的人。

「应该快了吧,掌柜那边等不了抬举了。

好像说什么再迟就赶不及要毁约了。

」二狗就看到掌柜从昨晚到现在都火急火燎的。

嘴里念叨着什么东西。

「来了,来了。

」在外面放哨保镖一脸高兴地赶了回来。

「官老爷来了。

」大家聚到了一起,不多久就听到吹吹打打的一大队人在伙计的带领下来到了村里。

一个大胖子从轿子上艰难的挪了下来,立马有侍女过来扶持着他,走到人前,扫了在座的人一眼,问道:「你们谁是李雪琼?」李芳不情愿的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晓茹。

「果然是少年英才,身边还跟着如花美眷,不过...」卢知府看到了女孩穿的那破烂衣服还有身上的伤痕,不禁向把李芳想歪了。

「有性格、有性格。

你讨贼立了头等功劳自然要赏你,赏个什么呢...」一边的师爷看到主子不说话了走了过来悄悄教给他该说啥,这才清了清嗓子继续说「赏你白银百两,瓦房一座。

」二狗和掌柜的对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

怎么才这么点赏钱啊,这跟告示上说的可不一样。

看到那群人窃窃私语,知府又清了清嗓子让他们安静「本官要解释一下,告示上说的赏金,是除掉本地所有的山贼悍匪的赏钱。

你这只剿灭了一股,自然就只有一股的钱。

还不快谢恩?」之后晓茹又把江家村的事上报给了卢知府,想要让他来主持公道。

谁知他皱皱眉道:「这一批流民都跑的差不多了,你总不能让我去把全天下的流民都给杀光吧。

」他打量了一下晓茹的身板,眼珠一转道;「本官看你可怜,不如收你回去当个贴身丫鬟,报仇的事我们从长计议可好?」掌柜的一看这是这卢老爷又有了歪心思,小姑娘刚出狼窝这又要入虎穴,赶忙上前劝阻:「青天大老爷,这小姑娘是粗鄙村妇,又被山贼糟蹋圈养了如此之久,哪里能时候好您呢,到时候这姑娘野性子起来了出了笑话,要是传出去怕是要有损大老爷的威名啊。

」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卢老爷,突然对这小姑娘肮脏的身体产生了厌恶:「也好,就这样吧,这伙山贼的事就这样吧。

」卢知府逃也是的催促轿夫抓紧回府,一行人又吹吹打打的又回去了。

这一行人虽然多多少少的都领到了点赏钱,不过跟预料的那可是差了许多,也算聊胜于无。

【第五章】一帮男人们又多带了一个小姑娘继续上了路,一路下来总算是没再出什么风波。

掌柜的安排让李芳来照顾晓茹,一来是二人年纪相彷比较相处的来,二来是晓茹在那群流民的虐待之下精神产生了一些问题,那些五大三粗的汉子会让她发病。

到了一处小镇,李芳他们这些保镖就可以稍微轻松一下了。

掌柜的叫李芳去带晓茹弄身像样的衣服,不然商队里那群单身汉子可要活受罪了。

晓茹正在发育的年纪,已经有了点女人的味道,每天跟着李芳东奔西跑的还穿着的那么不雅,如果不是看到李芳腰间那柄快的像光一样的剑,估计早就对晓茹下了贼手。

因为不能在此地就留,李芳打算干脆给晓茹买一身差不多的成衣就算了。

在掌柜的和晓茹两人的絮叨之下,李芳给她选了一身青绿的短褂,交了钱,逃一样的带她回到了旅店。

因为掌柜的小本经营没那么多钱,只好二人挤在一间小屋子里,里面虽然狭窄,但还算干净整洁。

「你在里面换衣服,我出去等你。

」李芳把衣服放下转身就要离去。

晓茹拉住了李芳的下摆,道:「你不在这里我害怕。

」「没事,我就在门口。

」「你就留在屋里吧,我愿意...把...身子给..你看」晓茹说道一半就羞红了脸,支支吾吾的。

不管李芳怎么说晓茹就是不让他走,一着急干脆把自己身上的破烂衣服直接扯了下来,光着身子抱住了李芳,双手环住他的腰,小腹紧紧贴在他身上,火热柔软。

「雪哥哥,你一直对我冷澹是不是因为我没有让你用我的身子。

」晓茹在江家村见到的男人,每一个都在她的身上发泄过最原始的欲望,以至于她已经觉得自己的身子就是让男人发泄取乐的。

「我是修行之人,做这些男女之事,影响我修炼。

」晓茹只觉得李芳找的都是借口,还在生她的气。

就自作主张的脱下了李芳的裤子捧住了他的那根东西几番套弄之下就精神了起来。

俯首把它含了进去熟练的吞吐起来。

说李芳不动心那是假的,他如果不是为了去研究那些修仙之事,估计早就像其他的孩子一样早早的结婚生子了。

他正是年少的时候,看到女人他也会有非分之想。

如今又是这么一个全身赤裸主动送上门的漂亮女孩在自己两腿之间吞吞吐吐,晓茹的唇舌已经被调教的相当熟练,三五下李芳就被吸得射了出来,前所未有的快感刺激的他跌坐在床上。

晓茹用舌头灵巧的把李芳分身上残余的白浊液体舔舐干净吞进了肚子里,看表情彷佛是在品尝美味佳肴般的满足,每一次舌尖触及分身的顶部,都会引起李芳一阵快感,让他情不自禁的呻吟出来。

「雪哥哥,晓茹伺候的舒服么。

」说罢她就把整个顶部含进去,用嘴唇把那话儿锁住,用舌头缠绕上去。

李芳那地方在虚弱时极其的敏感,让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思维去回答晓茹,躺倒在床上双手抓紧了被子,双腿把晓茹的脑袋夹在中间动弹不得。

看到了李芳的样子晓茹已经心领神会,打打杀杀是李芳在行,但是在云雨之事上,李芳只不过是一个懵懂未开的娃娃。

那里是晓茹这样被诸多男人蹂躏调教过的女奴的对手。

「雪哥哥,你那里又起来了。

」晓茹松开嘴,用自己的细嫩玉手在分身上套弄几下,它就又恢复了气势汹汹。

此刻的李芳柔弱的毫无还手之力,那样强烈的快感让他既迷恋又迷惘,顺从的被晓茹脱光了衣服,晓茹自己也赤裸的趴到李芳的身上,用舌头挑弄男人的敏感地带,并感受着手中握住的东西变得更加的炙热粗大。

「晓茹....我....」李芳话未出口,就被晓茹的小嘴堵上了,那丁香小舌与李芳的舌头在口腔里游走缠绵,李芳那沉睡在身体里的交配的本能被激发了出来,粗暴的翻身把晓茹压在身下。

「再用力一些~~啊~~~」李芳的吻如雨点般洒落在晓茹身上。

双手在晓茹的胴体上又捏又抓,此刻的他想要发泄那些被压抑的本能却不得其法。

在如此野蛮的对待之下晓茹渐入佳境,下体不知何时已经水光一片了。

那一声柔弱婉转的呻吟,更是让李芳加大的力道,想要把晓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晓茹的情欲已经被点燃,却没有得到期待中的那东西,看到李芳猴急的样子,自己扶住了分身把它送到了自己的体内。

「哈啊~~~雪哥哥~~你的好舒服~~动起来~~」找准了入口的李芳找到了欲望的突破口,把晓茹整个人抱起来用力的让她与自己的身体挤压在一起,下体也开始运动起来,想要把晓茹洞穿一般。

窒息感与下体的快感混杂在一起,晓茹想要叫喊出来,却无法吸进空气,越剧烈的喘息就越加重了缺氧的症状。

晓茹是江家村的可怜女人中变疯的那一部分,她已经成为了痛苦和肉欲的奴隶。

李芳虽然看起来瘦弱,下起手来却比那些流民还要狠。

整个人都要被勒成两瓣,而下体的狂烈冲击更加让她的身体要散架了一般。

意识渐行渐远之际,晓茹已经到达了高潮。

李芳把快要快要昏过去的晓茹扔到床上,抓住她的两条腿,更加勐烈的冲刺起来。

晓茹遍体鳞伤的身体好像狂风大浪中的一叶孤舟,随时都会被撕碎一般。

下体在那样粗暴直接的抽查下疼痛已经超越了快感,但那更是让晓茹沉迷的东西。

李芳觉得下体有一股无法遏制的热流即将涌出,身体不自觉的想要钻到晓茹的最深处,那里是一处有个小孔的肉球,在那次冲撞下,那小孔里也喷射出了热流,整个通道也缩紧起来,有生命一般贴合在分身之上蠕动。

李芳一声低吼,一口咬在了晓茹的小腿上,那柔软光洁的地方。

晓茹也发出了母兽一样的叫声,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比之前更加强烈的白浊液体在晓茹体内爆发出来,李芳把晓茹的双脚抬起,压在脑袋的两边,身体也压在晓茹的身上,下体那不断涌出的东西抽干了李芳的力气,又肌肉紧绷把晓茹死死锁成那个屁股高高抬起的姿势。

「雪哥哥,晓茹的身体你喜欢吗。

」晓茹先从肉欲之中清醒了过来。

自己整个人被折起来的姿势让她的双腿彷佛要被拉断一般。

但她也毫不在意的,环住了李芳的脖颈,想让他早点从高潮中清醒过来。

感受到轻柔的抚摸,李芳回过神来,看着自己身下的可怜女孩被自己摆弄成这个姿势,愧疚不已,赶忙从她身上下来。

分身从晓茹体内抽离的时候「啵」的一声,在哪个极乐谷中流出了混杂了阴精阳精的浊液。

李芳的眼睛被那个地方吸引的无法脱离,丝毫没有发现晓茹已经没法自己翻过身来了「雪哥哥喜欢看,先把晓茹放下来,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晓茹看到那男人已经被自己的身体吸引了,心里也有一股自豪感。

撒娇似的催促他快把自己放下来。

李芳走上来来把她的双腿放回去,却注意到了她那白嫩的小腿上一道深深地牙印已经青紫。

此刻的他觉的自己与那群流民是一样的丧尽天良,更加不知道怎么面对晓茹了。

抓起被子把晓茹的身体盖上,自己躲到了房间的另一边看向窗外,心乱如麻。

晓茹休息片刻就恢复了过来,赤足走向李芳,从背后抱住他,脸颊在李芳的背上摩擦。

「雪哥哥,你还生晓茹的气么。

」「我没有生过你的气,我对不起你。

」在晓茹火热的身体贴在自己后背的时候,自己的那话儿又不争气的挺了起来。

晓茹不小心触到了那里,李芳本来想躲开的,可是心里的一股邪念却让他任凭晓茹双手握在自己分身上面。

「今天晓茹有些不行了,不过雪哥哥还没满意的话,就请继续使用晓茹的身体吧。

」晓茹的主动,又燃起了李方的欲望。

和晓茹在床上又是云雨一番。

一直到晓茹的下体已经红肿不堪,李芳才意犹未尽的放过了她。

回到忘仙谷,李芳走的这段日子逍遥门可算是闹翻了天。

一夜之间,二人被杀,一人失踪,就连唯一知道真相的曹素梅也迫于王虎一派的势力只能装傻。

这一系列命桉最后都推到了李方的头上。

事了之后剩下的师兄弟四人弹冠相庆,总算把这个定时炸弹给送走了。

不管去了哪里只要不再回来就好。

曹素梅借口养伤,在玉儿的府上一直待到现在。

等待秦玉儿找到老门主归来。

那本无字书她也一直贴身带着生怕走漏了风声。

终于曹素梅看到天边霞光万丈就知道自己的救兵终于回来了。

一个面色红润的矮小老头踹开大门就跑了进来。

「那小子在哪呢!快带我去!」大嗓门震的门框都发抖。

素梅赶紧去李芳的卧室找到了二人,把这几日的事情如此这般的交代清楚,还把那本无字书交给了祖师爷。

「真的是这东西!芳萍阿芳萍,你临走时要我去找的人,他竟然在我逍遥门里弄丢了。

」老头子抱着书坐在地上哭闹起来。

怎么劝都拦不住。

一直到他哭够了,素梅才来提醒他王虎的事情。

「这小虎子我让他把逍遥门当自己家,还敢拉帮结派残害同门。

」素梅把逍遥子离开以后王虎的罪证一一罗列出来,气的老头吹胡子瞪眼的。

逍遥子回来的事情自然瞒不过人,正在讨论王虎时,他就带了自己的师弟师妹徒子徒孙们来到了玉儿府上。

「祖师爷啊,你可算回来了。

你最疼得那俩小徒弟可翻了天了,我这当大哥的都管不住他们了。

」王虎刚想来一个恶人先告状,就被逍遥子示意止住。

「你不把那小东西请回来,你们几个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祖师爷啊,你怎么还是这么偏心。

」王虎也不再装样子了。

「现在逍遥门都是我的人了,只要弄死你这个老东西,逍遥门就是我的了。

布阵,」说罢师兄弟四人为首的组成了一个铁桶般的剑阵把三人围在其中。

「让你修行专心你现在还想走捷径。

而且你这剑阵真的是太丢人了。

」逍遥子虚按一掌一股巨力撞在剑阵上,修为轻的弟子已经被反噬震晕过去。

接着就是第二掌,第三掌。

一掌强似一掌,王虎为首的四个二代弟子知道,如果再继续防守,今天可能没人逃得出去。

「喝!给我起!」王虎双手举起真气与逍遥子冲撞在一起难解难分。

其他三人见时机已到,一齐向逍遥子杀去。

秦玉儿祭出长短两把飞剑阻挡住其中二人的脚步,而曹素梅直接提枪放出枪中火龙气势汹汹的杀向来人。

与素梅交战的那人身影一闪就躲过了火龙的缠绕出现在曹素梅面前,手中祭出一枚玉符直接捏爆。

下一瞬,无数的冰晶从曹素梅的面前攒射而出,封死了曹素梅所有的逃脱角度。

「来的正好。

」曹素梅手中赤焰枪火光大盛,一往无前的重进重重冰晶之中。

「爆!」那人还未回过身来,身后的数条火龙收缩成一团,随后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冲击,直撞在那人后背上,将他从虚空之中震了出来。

手中枪长脱手而出穿过阻碍把那人的眉心穿透,从后脑穿了出来。

而曹素梅也被冰晶所吞噬,白雾散去之后之间她艰难的撑在地上,体表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逍遥子看到曹素梅身负重伤,心知王虎几人再无回头的可能,一声叹息,原本被王虎顶住的那只大手无可阻挡的落下把他砸成了一滩肉泥。

剩下的二人见识不好就像从头顶忘仙谷的裂口之中飞出生天,秦玉儿操纵着飞剑紧追在后面。

二人眼见飞剑已经到了极限,心中大喜。

不料被一股巨力从天空中拍下。

玉儿立刻双剑交错,把二人的人头斩落,已是死透了。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女侠中毒 下一篇:唐少风流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